名草本命亚梅

微博:名草一路凯歌
本命为亚梅brolin、靖苏诚台凯歌和ggad,欧美圈cp群,音乐剧圈狂热粉,本命为大悲、JCS、魅影和一粒沙

我当年真是个单蠢的小聋虾,沉迷魔卡打怪错过了一段绝美爱情

丨鱼🐠鱻丨:

年初整理过的桃雪糖这里也放下吧

【GGAD】《惊情一百年》完结(《神奇动物与电影光球》番外)

其实很早就写了4000+字,一直差个结尾就没有放出来,现在终于写完了!我总算又填上一个坑啦!老文《西弗勒斯·斯内普的性感丑闻》txt会放出来,大家自取吧。


14.

“波特主席不好啦!邦妮·贝克和艾米丽·伍德带着人冲进了校长室,现在里边打起来啦!”

哈利目瞪口呆:“她们是怎么进去的?”

“我更想知道她们进去干什么。”罗恩一脸好奇地看着来告状的丹尼斯·克里维,结果被赫敏气势汹汹地拍了一掌。

“报告主席!她们是为了见邓布利多教授才强闯校长室的。”

“实在太不像话了!”赫敏愤怒地指挥道:“所有级长跟我来,擅闯的统统关禁闭!”

“...

查看更多

阿胡新换的头像跟阿诚哥真是像啊~🤣🤣🤣🤣

【靖苏】典当(剩余剧情大纲)

本咸鱼对不起大家,不知猴年马月才有空填坑,这两天翻出旧手机把大纲找出来凑数。抱头跑



  1. 景琰典当爱情,做手术☑️

  2. 老板唤醒林殊,准许他回到人间☑️

  3. 由于当铺操作,他没有死,被琅琊阁所救,轻而易举地成为江左盟宗主,一切都非常顺利,有惊无险。☑️

  4. 景琰等了很久,没有等到林殊,去找老板理论,被告知是林殊自己不愿来找他,这是当事人自己的决定,当铺无能为力☑️

  5. 景琰有些伤心,觉得林殊不讲义气☑️

  6. 过了五年,梅长苏发现自己的布局无一例外都能成功,简直开了金手指一般神奇,这才放下心来,相信当铺会为他解决问题,决定找景琰☑️

  7. 当...
查看更多

【GGAD】《惊情一百年》11-13(《神奇动物与电影光球》番外)

11.

“在同年迈的格林德沃先生和邓布利多教授进行深入交谈后,我终于全面了解到著名的1945年决斗以及世纪大审判的珍贵细节。下附照片由一位化名光球的女士友情提供————我说,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拍的照片啊?”

麦格举起书,在画像前挨个儿兜了一圈,引起众人一片啧啧称叹。

“我的天!两个糟老头还接吻!”

“阿不思,哎呦,还搂着腰呀啧啧啧……”

“怎么就不能接吻了菲尼亚斯?老来伴才可贵呢!想当年我和德文特先生————”

“没人想听你和你男人老掉牙的故事戴丽斯。”

迪佩特校长颤颤巍巍地捂着眼睛:“米勒娃,我老啦,看不得年轻人卿卿我我。”

“哼,这算什么,少见多怪。”斯内普嗤之以鼻:“除非...

查看更多

【GGAD/全员】《交响奇缘》13-15(魔法音乐学校AU)

简介:全员学生,他们的乐器是魔杖,音乐是魔法。

德姆斯特朗首席盖勒特和霍格沃茨团长阿不思每天在魔音洗脑和熊娃折磨下,边恋爱边带娃的故事。

交响乐团设定集


13.

盖勒特是第一次觉得,有人能理解他的音乐。


他带着小提琴来到湖心岛,站在柳树下,平静地闭上眼睛。清晨的风露裹挟着微凉湿润的气息,他脚踏柔软的土地,面目呈现出难得的柔和与温情,徐徐演奏《如歌的行板》,安宁的乐声随风飘散。

如此优美,却又如此悲伤的旋律,春如花,夏如诗,秋如疾风冬如雪。它映着风,映着晨鸟,映着泛起涟漪的湖泊和沙沙作响的柳树,回荡在灵魂深处,触动着蓬勃跳跃的心脏,令他短暂地遗忘了今晚令人烦忧...

查看更多

各位新年快乐!给大家拜年啦!我的cp们冲鸭!新的一年还要继续肝!

这几天天天睡懒觉不更新的我捂脸逃。

查看更多

想把《交响奇缘》中提到过的交响乐推荐给大家。

这首是柴可夫斯基《如歌的行板》,乐曲哀伤缠绵,触魂入骨,每次听完都忧愁不已,却也获得了精神上的安宁与平静。

【GGAD/全员】《交响奇缘》11-12(魔法音乐学校AU)

简介:全员学生,他们的乐器是魔杖,音乐是魔法。

德姆斯特朗首席盖勒特和霍格沃茨团长阿不思每天在魔音洗脑和熊娃折磨下,边恋爱边带娃的故事。

交响乐团设定集


11.

而与此同时,霍格沃茨的学生们也正在长桌的另一端兴致勃勃地讨论着这件事。

“咱们居然错过这么精彩的一幕,实在是太可惜了!”听完斯内普转述的詹姆·波特痛心疾首地拍着桌子。

“就该给那群崽子一点小教训。”西里斯·布莱克懒洋洋地伸直了腿,扫了德姆斯特朗那群人一眼:“回回合排我都想往他们头上扔点儿粪蛋,那德国佬可真够带劲的。”

莉莉不高兴地瞪他一眼:“你们能不能别那么幼稚。哈利和雷古勒斯被吓坏了...

查看更多

【GGAD】《惊情一百年》9-10(《神奇动物与电影光球》番外)

9.

“阿不思,我还是头一次知道你有个儿子呢!”埃弗拉说着打了个响亮的嗝,戴丽斯在一旁嫌弃地别过脸。

邓布利多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胡子:“事实上他算是我兄弟。”

“啧,感人。”斯内普愉悦地勾起嘴角:“好个痴情的父亲————我是说格林德沃,当然。”

读得口干舌燥的麦格喝光了一整杯花茶,这才评价道:“她这回学聪明了,只要既定结果掺杂了些许真相,人们就不会在意细节上的真伪,由得她胡诌。”

“快往下念,米勒娃。”菲尼亚斯·布莱克觉得有趣极了:“我要知道后面的事情。”

“再这样下去我的咽喉又要痛了。”麦格不满地叹了口气,但还是捧起了书。


“各位也许会期盼听到一个痴

查看更多
©名草本命亚梅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