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草本命亚梅

微博:名草一路凯歌
本命为亚梅brolin、靖苏诚台凯歌和ggad,欧美圈cp群,音乐剧圈狂热粉,本命为大悲、JCS、魅影和一粒沙

【HP】【狼安】逃脱 20~22(安多米达/西里斯)

20.

这是安多米达婚后头一次走进家门。面对欲言又止的父母,她冷淡地点头致意,决意无视他们的失落与难堪。

她走进餐厅,17岁的纳西莎挽着年轻的卢修斯·马尔福走上前来冲她微笑,眼中泛着喜悦的晶光。安多米达客气地对他们的订婚表示祝贺,二人则对尼法朵拉大加赞赏。

“朵拉十分聪慧漂亮,就像她的母亲。”卢修斯笑着轻吻她的手,丝毫不吝溢美之词。

安多米达不着痕迹地把手抽了回来,淡淡道:“是吗?事实上她更像她的父亲。”

“希望她继承的只是西里斯的容貌。”纳西莎甜美地笑着。

安摇头:“不,我会让她继承一切。”

纳西莎静静看她一阵,忽然笑起来:“两年没见,你倒是一点都没变。天真得可爱。”

卢修斯看了她们一眼,似乎有些不解。

“贝拉在哪里。”安多米达冷笑。

纳西莎脸色一变,回避她的目光。卢修斯似笑非笑地说道:“她在该在的地方。”

“她该在家。”安多米达逼视着他:“而不是出去杀人放火……”

“注意你的言辞,安小姐。”马尔福收起假笑,目露凶光:“看在纳西莎的份上,我可以当作没听见。”

“马尔福先生。”她反倒笑起来:“请您记着吧,看我在不在乎。”

“卢修斯,态度好些。”纳西莎只注视着安多米达:“我认为我的好姐姐不再逆来顺受是件好事。”

卢修斯吻了吻纳西莎的脸颊,缓步离开,并带上了餐室的门。

“哇哦哇哦,我以为我们家最有叛逆精神的是我。”纳西莎捧腹大笑:“温顺的安多米达?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你不该笑的,你的未婚夫和亲姐姐可是剥掉了好几张人皮。”

“别胡说了。”纳西莎白皙的手臂挂上安的脖颈:“并且,你刚刚说的是你的未来妹夫和亲姐姐。”

安多米达挪开目光:“我以为你就算心冷意狠,也有基本的人性。”

“别标榜自己。”纳西莎冷冷说道:“你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天使,其他人都背弃真理。殊不知论心狠,无人能与你相称。”

“随你怎么说吧。”安多米达闭上眼,感到一片荒凉。

纳西莎冷笑:“做出不计后果的丑事,无视父母维护家族和你个人名誉的苦心,利用西里斯的爱慕欺哄他同你结婚,你有心思为那群不相干的麻种巫师悲天悯人,却不肯同情自己的亲生父母。”

她揪住安的头发,流下泪来:“之前欺上瞒下地私奔,说走就走,现在嫁过去两年,一步也不肯踏进家门,没有问安,没有口信。你总觉得家族自私可憎,请别忘了一点,安多米达·布莱克小姐,你是它的代表作。”

“我同你说谋杀,你跟我论亲情。”安多米达悲怆地笑着:“是啊,在你们心里,那些无辜的人命如草芥,根本不必费心。我却不这样想,那些人的亡魂缠绕着我,时刻提醒着我的亲人是如何恶行累累。我不在乎,是啊,算我狠心吧,就算贝拉是我的亲姐姐,如果有一天能亲手将她送进阿兹卡班,我会的!看看这个家的人变成了什么样子吧,看看外面的世界吧!我不问世事的小姐,四处逃亡的人们在哭泣呐,每个人都在担心自己活不到明天。斯莱特林那群可怜的孩子,他们的手因为狂热头脑的支配而染上鲜血,一辈子就这样毁了。你昧着良心信任马尔福,哄骗自己,否认他犯下的罪孽,执意为爱失去良知……我求求你了纳西莎!”

安多米达泪流满面,紧紧握住她的手:“别跟他结婚,别让自己变成怪物。”

纳西莎踉跄后退几步,猛然打开门,伸手指向会客厅,安多米达顺着她所指之处望去,只见尼法朵拉在德鲁埃拉怀中咯咯直笑,西格纳斯正欢快地摇着拨浪鼓逗弄她。

“你等着看吧,迟早有一天,该舍弃她的时候,你也不会心软的。”纳西莎挂着泪痕,露出被诅咒的笑容:“不论怎样吧,姐姐。欢迎回家。”

 

 

21.

 

亲爱的安多米达:

我现在真是十分恼火。

斯莱特林的人没有一天停止挑衅,学院纷争总是越来越严重,玛丽·麦克唐纳甚至被那群混蛋在额头上用黑魔法刻上了‘泥巴种’。麻种学生难以立足,哪怕我、詹姆以及弗兰克他们极力帮忙也是一样。那帮纯血们公然在学校里宣扬‘那个人’的思想,光明正大地搞血统歧视,自认为高人一等,我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优越感。

但我不是为这个生气。

我真不想跟你说这个,我知道这会惹你不高兴的,毕竟你从来没有主动和我谈起过这个话题,但我认为我们需要……谈谈。既然我们暂时还不能当面说出来,在信上总可以吧?而且更重要的,是你恐怕有麻烦了。

我跟斯内普打架了,把他整得很惨,他的头发会连续三天保持粉色,并且脸上长满龙毒疮,一挤就会流墨汁,每走两步就要跳跃一次————莉莉·伊万斯现在看我跟看杀父仇人似的,像要随时把我撕了。

然后我还做了件傻事……我在月圆之夜把他引到尖叫屋棚去了。

放心!他完好无损,詹姆在他还没看清楚狼人长什么样儿的时候就把他猛拉出来了,我估计他吓成那样是因为莱姆斯叫得太凄惨……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生气,但我已经被校长狠狠申斥过了,以及狂扣300学院分和关禁闭直到下学期末。我知道这是为了保护莱姆斯,斯内普也同意保密,这让我稍微好受了些。

好吧,我承认我有点敏感然后误会他了,事实上是诺特那个蠢货告的密,还要四处宣扬……

唉,说了这么多,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我说了,你千万别生气!千万不要!

 

斯莱特林的人用你来攻击我。

诺特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消息,他说尼法朵拉不可能是我的……还说,有人看见过你在半夜和一个赫奇帕奇的男生出去约会,这八成是他的……他的野种。

狗屎!他们说得真难听。

我以为是 鼻涕斯内普说的,所以想要报复他一下……现在我感到后怕了,如果他受伤,或是死了呢?我虽然讨厌他,厌恶他,但从来没想过要让他死,只是想吓唬他一下,让他少管闲事。更何况,如果我被开除,那是活该,可莱姆斯可怎么办?在这件事上,他从头到尾都是无辜的。校长告诉我,真出了事,魔法部恐怕会对魔法生物进行人道主义毁灭……

想想我就浑身打冷战,害怕极了。

你生气了吗安?请别责怪我,我真的害怕了!我知道错了!

但……你和朵拉的麻烦似乎更大。

我妈妈很生气,因为雷古勒斯这个小叛徒在听到这些昏话的下一秒就立马跑来找我对质了,并且第一时间就给妈妈写信了……

我在信上跟妈妈反复声明这个朵拉是我的,千真万确,呃,然后也告诉了她一些……其实我也不太明白、觉得……觉得不太光彩的东西,多卡斯帮我翻了几本花花绿绿的麻瓜书找到的!

好吧,反正,我认为妈妈暂时被我糊弄过去了,必须得在你下次回家前串供。

我从没那么庆幸你不在家里!谢天谢地,朵拉什么都不懂,只能希望妈妈不会为难她,而讨厌的克利切会好好照顾她吧!

 

着急担忧的,西里斯

1975年5月20日

 

 

22.

   安多米达沉默地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怀里抱着长出熊耳朵的尼法朵拉。

   “告诉我,这是真的么。”沃尔布加严厉地看着她,举起雷古勒斯的信。

她沉默半晌,缓缓点头。

“不要脸!”沃尔布加大怒,将书信砸到她脸上,朵拉‘哇’地大哭起来,耳朵噗噗冒出紫色的烟,安多米达心疼地哄着,也跟着流泪。

“冷静点!”奥莱恩拦住暴怒的妻子,心疼地看向朵拉:“跟孩子没关系。”

“看她做出的丑事!布莱克家族的耻辱!这孩子留着麻瓜种低贱的血,你还向着她!”沃尔布加狠狠骂道。

“对不起。”安多米达抿着唇,缓缓垂下头。

 

“这是怎么了?”德鲁埃拉同西格纳斯从壁炉中走出来,看着低低哭泣的女儿和孙女,顿时明白了大半。

“看看你们教出来的好女儿。”奥莱恩皱着眉,连连叹气:“她骗了所有人。”

“只怕你们也是知道的吧。”沃尔布加冷笑:“难怪当时急着把她嫁出去,居然把脏水泼到我们身上!”

“说话别这么难听!”德鲁埃拉气得发怔:“她到底是我们家的人。”

“闭嘴!”西格纳斯低声喝道:“自己女儿理亏,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奥莱恩瞪着他们:“你们这件事,做得实在难看。”

“是安不自重,我们一定会倾尽全力补偿,只请看在这个姓氏的份上,宽恕她吧。”西格纳斯深深鞠下一躬,他的妻子在一旁低低哭泣。

沃尔布加听到了想听的话,面色松动了些。

“怎么补偿?这种事传出去,只怕成为魔法界的笑柄。”奥莱恩愤愤不平。

“是的是的,怎么也不能毁了布莱克的名声。”德鲁埃拉紧张地攥着衣袖:“只要能办到,你们的要求总会尽力满足。”

奥莱恩面色稍霁:“坐吧,都是一家人。”

夫妻俩正要坐下,沃尔布加冷冷说道:“她可以留下来,那个泥巴种的孩子却不行!”

二人诺诺:“这是自然……”

 

安多米达将朵拉放在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对不起您和父亲,对不起西里斯。”她跪在沃尔布加面前,声音凉凉的:“我会带着孩子离开这里……”

话音未落,只听走廊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一幅油画重重跌落在地板上。

“克利切!你是想挨打吗!”沃尔布加厉声喝道。

“该死的克利切!克利切该死!”小精灵老泪纵横地用熨斗一遍遍烫自己的手。

“别动了克利切!”安多米达仓皇奔过去,从它手中夺下刑具,掏出魔杖替它疗伤。朵拉长出一双忽闪忽闪的翅膀,趴在沙发上哇哇大哭。

“请别听她胡说!”德鲁埃拉急急说道:“孩子我们会带走的。”说着便要去抱。

安多米达扔下克利切,直冲到她母亲面前,恨恨道:“不许你碰她!”

“放肆!”西格纳斯怒不可遏地抽她一记耳光,指着她怒骂:“做出这种丑事,还敢撒野!”

朵拉肆意尖叫起来,小手化成利爪,狠狠划了德鲁埃拉一道血痕,背上的翅膀陡然大了一倍,一掌扇到西格纳斯身上。

“好个不知死活的野孩子,小小年纪心就那么坏!”德鲁埃拉下意识将朵拉抛开,克利切恐惧得跳脚,急急施了漂浮咒,安多米达扑到地上,将恢复人形的女儿牢牢圈在怀里,缓缓抬头,环视高高在上的父母,眼中充满仇恨。

沃尔布加夫妇冷眼看着这一家人闹得鸡飞狗跳,心底暗暗盘算着该怎么开口要西格纳斯的黄金和马场。

安多米达头发凌乱,衣冠不整地站起来,抱起抽抽噎噎的尼法朵拉,不顾身后长辈们的高声喝止,一言不发地跑出大门,顺走被西里斯淘汰的彗星5号一飞冲天,消失在格里莫广场的上空。

 


评论(4)
热度(15)
©名草本命亚梅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