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草本命亚梅

微博:名草一路凯歌
本命为亚梅brolin、靖苏诚台凯歌和ggad,欧美圈cp群,音乐剧圈狂热粉,本命为大悲、JCS、魅影和一粒沙

【琅琊榜原著】【靖苏】原著靖苏片段全整理(六)

【第六十六章片段】年宴

 

背景:正月初五苏哥哥爬山偶遇夏冬,戚猛率靖王府诸将抓长毛怪,又被苏政委教育一番。

 

  “干什么?”戚猛被他这一眼看的有些心虚,脑子飞快地转着,回忆自己刚才有没有哪句话说错。

  见他一副紧张的样子,梅长苏不禁破颐一笑,“不错不错,几日不见你,学会自我反省了。看来靖王殿下确实有调教部属。你刚才那番话在夏冬面前说没什么不妥,只是以后能不说就不说罢。靖王殿下现在要多做事少说话,这个道理他都明白,你们当手下的就更应该明白。”

梅长苏只不过是一介平民,并非靖王身边的谋臣,与戚猛又多少有些梁子,按道理讲是没有半点资格来教训人的,但不知为什么,他素淡文弱地立在那里,却别有一种服人的气势,令戚猛不知不觉间竟点了点头,说了一声“我知道了”。

 

-----------------------------------

 

【第七十六章片段】私炮房

 

背景:私炮房爆炸啦!原著此情节并没有护苏宝郡主。

 

 “私炮坊所存的火药意外爆炸?”听完黎纲第一时间来报的消息,梅长苏闭上了眼睛,喃喃自语了一句“誉王果然比我狠……他竟然能将事情闹大到如此程度……”

  “据说是由于最近无雪天干,火星崩落引起的,整个私炮坊爆炸后被夷为平地,四周受牵连的人家初计也有九十多户,这其中大部分是毁于后续引发的大火,烧了大半个街坊,死伤惨重。

  现在因为尸体不全,具体死了多少人暂时难定,但单私炮坊内就有数十人,加上遭受无妄之灾的平民,少说也有一百多了……”

  “伤者呢?”

  “近一百五十人,重伤的有三十人左右。”

  “现在火情如何?”

  “好在今天无风,没有延到下一个街坊,现在勉强已算被扑灭下去了。

  不过当时火势实在太大,最先赶到的京兆衙门只有那么点子人,即使加上了周边自发来救火的居民,也根本控制不住。

  邻近人家忙着转运财物,有些奸邪之徒便开始趁机哄抢,巡防营这时才赶到,一面镇压,一面自己趁乱摸取,场面十分混乱,最后还是靖王殿下率亲兵到现场才镇住的。

  后来靖王殿下支出了一部分军中帐篷,暂且安置灾民和伤者。

  太医院的医士和药品都是官册的,一时调拨不出来,殿下出资征用民间的,属下已经启动京城里的药堂兄弟们前去支援了。”

  “做的好。”梅长苏赞了一句,又补充道,“烧伤不好治,浔阳云家有种不错的膏药,你派人快马兼程去取一些来交给靖王。”

  “是。”

  梅长苏的目光幽幽地闪动了一下,又道:“现在正月都快过完了,已不是最危险的时候,反而发生了这种惨烈的意外,时机未免太巧……传我的话,一定要重点针对誉王详细彻查,尽量找到他有意引发此案的证据。

  这么多条人命啊,岂能无声无息地死去……一旦有任何进展,立即密报给我。”

  “是。”

 ……

 

  梅长苏下了轿,沿着狼籍一片的街道向里走着,负责警戒的捕快见他衣着不俗,不知是何来头,虽然还是要遵照职责过来询问,但态度还算和蔼。

  “我是……”梅长苏正想着该怎么说比较合适,突然看见靖王府的中郎将列战英从一个拐角处出来,便抬起头,向他打了个招呼。

  列战英其实根本没怎么跟梅长苏说过话,但是对于这位直接导致了靖王府内部整饬活动的苏先生还是印象深刻,见人家主动招呼,立即予以了礼貌的回复。

  捕快们呆呆地看着两人相互招手,以为都是靖王府的人,忙退到一边让出道路。

  梅长苏快步走过去,问道:“靖王殿下呢?”

  “在里面……”列战英以手势指明方向,突然又觉得不是特别妥当,补问了一句,“是殿下约先生来的吗?”

  梅长苏回头看了他一眼,故意道:“不是,殿下一直躲着不想见我,今天听说他在这里,所以找了过来。”

  “啊?”列战英刚呆了呆,梅长苏已扬长而去,等他反应过来急急从后追上时,靖王恰好带着亲兵从里面巡视而来,三人碰了个面对面。

  “苏先生?”靖王虽然也有些意外,但随即了然,“京中的任何大事,果然都逃不过先生的法眼啊。”

  梅长苏游目四周,虽然耳边仍是一片哀哀哭声,但并无流离街头之人。

  沿着道路两边扎着一座座挨着的帐篷,有官兵捧着一盆盆热气腾腾的食物一个帐篷一个帐篷地分发着。

  草药的味道从街道的另一头飘过来,同时也有蒙着白布的担架被抬出。

  “若是战场,这不算什么,但这是大梁国的繁华帝都,景象未免有些惨烈,”梅长苏叹息一声,“殿下真是辛苦了。”

  “都是勤勤恳恳的小百姓,没有人知道自己家隔壁是个火药库。”靖王也随之叹了口气,示意一旁的列战英退下,“也许真是时也命也,能多过一天就好了……”

  梅长苏挑了挑眉,“殿下此言何意?”

  “沈追昨日很高兴地对我说,他终于查明了太子与户部那个楼之敬设立私炮坊牟取暴利的一应事实,只是无权立即查封,所以已具折上报圣听,请求陛下恩准京兆尹府协助封收这座私炮坊,抄没赃款,缉拿疑犯。

  他当时很有自信地说,一两天内就会有朱批下来。

  没想到啊……折子才递上去一天,就发生如此惨烈的意外,上百条人命眨眼灰飞烟灭……而且对其中大多数人来说,这简直是场无妄之灾。”

  梅长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殿下觉得,这是个意外?”

  靖王的视线瞬间凝结,缓缓回头直视着梅长苏的脸,语气中寒气碜碜:“苏先生在暗示什么?”

  “沈追身为继任者,具表弹劾前任,就算有再多的人证物证,闹到天也不过是一桩贪渎案。

  太子毕竟是太子,陛下无论如何斥责他,惩罚都必然是不疼不痒的。

  可如今一声炮响,事情顿时被闹得众人皆知,这到底也是上百条人命,民情民怨,很快就会形成鼎沸之态。

  太子将要受到的惩罚,只怕会比以前重得多。

  殿下请细想,这案子闹大了,太子必然吃亏,那谁有好处呢?”

  “只是为了加重打击太子的砝码,誉王就如此视人命为无物?”靖王面色紧绷,皮肤下怒气渐渐充盈,唇边抿出如铁的线条。

  恨恨的一句自语后,他突然又将带有疑虑的视线转向了梅长苏,“这是苏先生为誉王出的奇谋吗?”

  梅长苏一开始以为自己听错,转头看了靖王一眼,才慢慢领会到他说的确实是自己所听到的意思。

  虽然是被误会,而且就情势而言这也不是太值得生气的事情,可不知为什么,梅长苏就是觉得心头一阵怒意翻腾,强自忍耐了半晌,方冷冷地道:“不是。这都是事情发生后,我调查推测而知的。”

  靖王见他沉下了脸,语气甚是冷冽,心知说错了话,心中歉然,忙道:“是我误会了,先生不必多心。”

  梅长苏淡淡地将头转向一边,看着被浓烟熏得发黑的倒塌民房,没有说话。

  靖王的性子一向孤傲,道了一句歉后人家不理,便不肯再说第二句,场面顿时冷了下来。

  这时靖王府中一名内史跑了过来,禀道:“王爷,属下已奉命查清完毕,除了府里内院支出的物资外,军帐上共计支出帐篷两百顶,棉被四百五十床。

  这些都是军资,要不要上报兵部?”

  “多亏你提醒,不然我还忘了。

  这虽不是什么大事,但还是报兵部一声比较好。”

  “是。”内史刚要行礼离开,梅长苏突然低声说了两个什么字,因为声音小,连与他只相隔一步的靖王最初都有些拿不准自己有没有听对,转头看了他一眼,见对方双眼低垂,神色安静,并没有再重说一遍的意思,心中不由微微一动,对那内史道:“你手里事情也多,就当是本王忘了,你也忘了,暂时不必报知兵部。”

  对于这样奇怪的吩咐,内史实在想不出是为什么,讶异地张着嘴愣了半天,直到靖王皱了皱眉,才赶紧应诺了一声“是”,快步离去。

  等他走远,靖王方缓缓问道:“先生可知,这批军资虽然已经拨付给了我,但用于安置这些灾民,已算是挪为他用了。

  按规矩确实应该通知一下兵部,为什么先生说不报?”

  “现在是战时吗?”

  “不是。”

  “这算是很大一批军资吗?”

  “从数量上来看几乎不算什么。”

  “帐篷和棉被用过了不能回收再用吗?”

  “最后当然是要收回的?”

  “非战时,借几顶帐篷几床棉被出去,算什么芝麻大的事?”

  “事情虽小,但按制度还是应该告知……”

  “不告知又怎么样?”

  靖王目光微凝,“先生应该知道兵部是太子的势力范围,这过错虽然小,但一旦被兵部抓住,只怕还是会具本参我。”

  “就是要让他们参你。”梅长苏侧转身子,与靖王正面相对,“殿下急公好义,对灾民广施仁慈,这是坏事吗?”

  “当然不是……”

  “殿下做的是好事,犯的错也只是小小一桩、不值一提,兵部明明可以体谅殿下的一时疏忽,却非要抓着不放。

  这一状告到内阁,朝臣们会认为是殿下你罪不可恕,还是太子借兵部之手打压你?”梅长苏的唇边挂着一丝冷笑,“朝堂之上远不是太子能一手遮天的,兵部要参你,你只需要认错承认事急事杂,一时疏忽就行了,到时就算誉王不出面,也自然会有耿介的朝臣打抱不平,出来为你讲话,有什么好担心的?”

  靖王傲然道:“我倒不是怕兵部会把我怎么样,就算父皇再怎么严厉,这点小罪名我还不放在眼里,只是明明可以免此疏漏的,为什么非要闹这一出?”

  梅长苏的笑容更冷,“不闹怎么行?现在济济朝臣,大部分的目光都盯在太子和誉王的身上,殿下做的事有几个人会真正注意到?虽然是多做事少说话,但自己不说,让别人说总可以吧。

  兵部这一状告上去,皇上和朝臣们才会注意到,当太子和誉王互咬互撕的时候,是谁在控制场面?是谁在安稳民心?是谁明明默默无争,却反而要被攻击?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孰是孰非,自然会有公论。

  反之,如果殿下你现在报了兵部,事情虽然做的天衣无缝了,可效果却适得其反,白白埋没了殿下的善行,如好象衣锦夜行一般,无人得知。”

  靖王两道英挺的浓眉皱在了一起,道:“本王做这些事,不是做给别人看的。”

  梅长苏一连冷笑了几声,道:“如果做之前就想着是要给别人看,那是殿下的德行问题,但如果做完了善行却最终无人得知,那就是我这个谋士无用了……就算是为了苏某,请殿下您委屈一下吧。”

  靖王听他语有讥嘲,辞意甚是尖锐,知道他方才的气性未平,倒也不恼,淡淡道:“先生皆是为我,何谈委屈。

这是先生思虑周密,我自愧不如,一切都照你说的办吧。”

 

------------------------------

 

【第七十七章片段】沈追

 

哈哈傲娇闹别扭的苏哥哥啊

 

此时若有知情者旁观,当觉得这两人之间情形古怪。

  为主君者无意出言笼络,为下属者也不愿曲意和柔,时不时还相互冷刺一句,说出的话极是尖刻。

  但如果说他们之间有敌意吧,却又都坦坦荡荡,有什么话全都说了出来,彼此并不暗藏猜疑。

  不过令人庆幸的是,两人对目前这样的相处模式,都还觉得不错,并无反感之意。

  “请问殿下,庭生近来如何?”梅长苏负手在后,淡淡问道。

  “很好,文才武功都有进益,心性也愈来愈稳,府里的人都很喜欢他。”靖王的目光闪动了几下,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我一直都想问你,你这么关爱庭生,以前是不是认识我大皇兄?”

  “我关爱庭生,当然是因为要讨好殿下你啊。”

  靖王被梅长苏这不咸不淡的语气弄得有些恼火,加重了语气道:“我是认真地在问你!”

  “祁王殿下么……”梅长苏的视线飘飘浮浮地望着旁边轻袅直上的黑烟,“素来仰慕,也曾想过要在他的麾下伸展宏图抱负,只可惜……”话到此处,他突然停住,向靖王递了个眼色,一转身快速地离开了。

  靖王愣了愣,转头顺着梅长苏刚才所看的方向一瞧,只见顶顶帐篷间,一个三十七八岁的官员费力地穿行而来,一边走一边向靖王抬手打着招呼。

  “见、见过殿下……”因为身形微胖,走到近前时官员已有些微气喘,拱着手道,“如此惨剧,多亏殿下及时出面,我今天恰好外出,所以这时候才过来,接下来的善后工作户部会尽快接手,请殿下放心。”

  “都是百姓的事,分什么彼此。”靖王一面微笑了一下,一面暗暗地朝梅长苏消失的方向瞟了一眼。

  ……他是看见沈追过来才走的吗?不愿意让自己正在结交的这些忠直官员们发现两人之间的来往吗?

  “刚才好象看见殿下在跟人谈事情,怎么走了?是谁啊?”沈追因为本身与宗室有亲,再加上与靖王相交投契,两人之间相处比较轻松,故而随口问着,也没想过该不该问。

  靖王稍稍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坦然道:“那人就是苏哲,他的名字你一定听过,近来在京城也算声名赫赫了。”

  “哦?”沈追踮着脚尖张望一回,当然什么也看不到了,“那就是大名鼎鼎的麒麟才子啊?可惜刚才没看清模样。

  听说他最近在为誉王殿下献策效力呢,怎么殿下你也认识他?”

  “何止认识,他还曾到我府上来过呢。”靖王淡淡道,“此人果不负才子之名,行为见识,都在常人之上。你一向爱才,以后若有机会与他相交,也一定会为之心折。”

  “只是不知道他除了有才之外,心田如何?”沈追真心地劝说道,“据说此人的才气多半都在权谋机变上,殿下与这样的人来往。

  还是应该多加防备才是。”

  “嗯,我会小心的。”靖王点了点头,也不多言。

  “不过这样的场合,他来做什么?”沈追环顾左右一遍,“莫非是为誉王殿下来察看情况的?”

  “你是不知道,这位苏先生对京城情况一向了如指掌,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会来看看也不奇怪。”靖王神情凝重了下来,“你先别好奇他了,这件事明天便会惊动圣听,你想好怎么办了吗?”

 

(个人觉得靖王这里是有点触动的,但凡谋士都是为名为利,好容易有一个结识朝中重臣的机会,苏先生居然避之唯恐不及,倒像除了一心一意扶他上位外别无他想似的。所以尽管俩人刚闹完别扭,沈追质疑苏兄时景琰也会出言维护。)

 

……

 

   靖王果然受到了来自兵部对于他挪用军资未及时通报的指控,在他上表请罪的第二天,户部新贵沈追在朝堂之上发表了激情洋溢的演讲,为靖王进行了愤怒地辩护。

  萧景琰虽然性子执拗,但一向为人低调,近来的表现又非常之好,朝廷中对他有好感的人与日俱增,连梁帝也因为父子俩有多年未再提当初旧事,渐渐不似以前那般反感他。

  在这件事情上,梁帝认为靖王没什么大错,不仅没有降罪,还夸了他一句“遇事决断,实为朝廷分忧”,命他补报一份文书了事。

  兵部没把握好风向,吃了哑亏不说,还白白让对方露了一个大脸,太子阵营因此更是雪上加霜。

 

-------------------------------------

 

【第八十一章片段】赤子之心

 

注意:这一章很充分地解释了苏哥哥为什么死都不肯告诉景琰真相。

 

  梅长苏笑着扶住他的手臂,低声道:“今天是第一次,蒙大哥,可愿陪小弟去靖王府一游?”

  “好。”蒙挚回答的毫不迟疑,转身从衣架上取了狐裘的斗篷,为梅长苏披在肩上,“地道里阴湿,你多穿些。”

  “你真的要陪我去?”梅长苏眸中的亮光闪动了一下,“那要是靖王问你怎么会跟我在一起的,你怎么回答?”

  蒙挚确实未曾想到此节,怔了怔道:“我以为他知道……”

  “他知道你我有交往,他也知道你很赏识我、偏向我……”梅长苏定定地看着这位禁军大统领的眼睛,“但是他却不知道你我之间真正的渊源。

  如果你陪着我一起从这条全京城最隐秘的地道中走出来,那就代表着你和我之间的关系,远比他想象中还要亲近十倍,他怎么可能不惊诧?怎么可能不想要问个清楚明白?”

  “那……”蒙挚拧眉想了一阵,“就说你曾经救过我的命,我要报恩,或者说我有把柄落在你手里,所以不得不……”

  梅长苏失笑着摇了摇头,“景琰不是那么好骗的。

  你蒙大统领是什么人物,如果你我之间只是为了报恩,或只是因为被威胁,那么我最多能利用你一下就不错了。

  若非推心置腹,若非信任无间如同手足,我怎么可能会把这条关系到我生死成败的秘道都告诉你呢?”

  “小殊,”蒙挚突然紧紧攥住他的手,“干脆什么都跟他说了吧,我们之间真正的关系,还有你真正的……”

  梅长苏的神色突然冷冽了起来,方才目光柔柔的眸子瞬间凝结如冰面,掩住了冰层下所有情感的流动,连说话的语调,都散发出了幽幽的寒气。

  “蒙大哥,我最怕的,就是你忍不住这个……”梅长苏用力反握住蒙挚的手,指尖几乎陷进了他手背上的肉中,“以后,景琰和你之间的来往会越来越多,你千万要记着,任何情况下,你都要咬紧牙关,不能告诉他我是谁,一个字也不能说!”

  “可是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一个人撑着?如果靖王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他一定会更加……”

  “那样反而会坏事的。”梅长苏冷冷地截断了他的话,“靖王现在夺嫡的决心还算坚定,我向他的进言,无论他感受如何,至少他全都听了,我的计划和行动他也一一配合,从来没有抗拒过,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因为……”蒙挚喃喃嗫嚅了半天,也说不出下半句。

  “因为他现在心无杂念,夺位目前来说是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

  我为他所做的一切,他只需要判断是否对夺位有利就行了。

  至于这些事对梅长苏本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他根本不必在意。”梅长苏语意冷绝,但眸中却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丝伤感的笑意,“可一旦他知道我就是林殊,优先顺序便会调换过来,他会忍不住想要保全我,要为我留后路,这样做起事来,难免缚手缚脚,反而相互成为拖累……”

  蒙挚也深知靖王的为人和心性,明白他说的不假,无从反驳,只觉得心中惨然,一阵阵疼痛难忍。

  “其实从另一方面来说,不告诉他,对我也轻松些。”梅长苏深深吸一口气,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我和景琰,毕竟是太熟的朋友了,如果是以梅长苏的身份在他面前,无论谋划什么,我心里也不觉得怎样,可一旦变回了林殊,就难免会觉得伤心、难过,会莫名其妙地心绪烦躁。要是屈从于这样的情绪,别说夺位了,多少人的命也要跟着搭进去……”

  “你别说了……”蒙挚铁打的汉子,此刻却不禁眼圈儿发红,“我答应你,任何情况下,决不吐露半字……靖王不知道也没什么,还有我呢,小殊,以后蒙大哥照看你,死也不会让你受委屈……”

  梅长苏忍着胸中激荡,轻轻拍着他的上臂,安慰道:“你放心,景琰不是那种兔死狗烹、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的凉薄之人,我将来也委屈不到哪里去。”

  “这倒也是,”蒙挚叹道,“不擅权谋,不懂机变,过于看重情义,这都是靖王的缺点,要扶他上位,实在是辛苦你了。”

  梅长苏微微将脸侧向窗外,面上清韵似雪,唇边浅笑如冰,冷冷道:“我们大梁国,难道还缺那种刻薄多疑、只知玩弄帝王心术驾驭臣下的皇帝么?扶景琰上位是难了些,可一旦成功了,就凭他坚毅不可夺的心志,凭他敏察忠奸的眼力,凭他清明公允的行事风格,难道他不是好皇帝么?只有少了内耗,方可君臣齐心,共修德政。

  这些年你也看见了,朝中文不思政,武不思战,都揣摸上意、固守权位去了,亏得大梁还算国力雄厚,制度健全,勉强才撑得住这个虚架子,如果下一朝还是这样,只怕国力会继续颓危,再不力图振作,将来何以震摄虎狼四邻,何以保土安民?”

  他的声音低沉醇厚,语调也并不慷慨激昂,但蒙挚听在耳中,却觉得全身的血液仿佛都突然加速了流动一般,胸口热辣辣一片滚烫。

  整肃朝纲,激浊扬清,一直是皇长子祁王的心中宿愿。

  蒙挚当年在赤焰军中时,也曾听这位贤王描述过他心中理想的朝局。

  可自他死后,当年聚集在祁王府中的济济英才们也随之四散凋零,或被株连而死,或消沉隐去,或识了时务改换心志,或一直被打压难以出头,朝中只余一片唯唯诺诺,暮气沉沉,皇帝的喜恶成了衡量一切的标准,人人想的都是如何争权,如何固宠,如何为自己的将来选择正确的立场。

  太子和誉王更是乐此不疲,几乎已经把玩弄人心当成了治国宝典。

  若说整个大梁皇族中谁还能够承续一点祁王当初的治国理念,确实只有从小就在萧景禹身边受教的靖王而已。

  “蒙大哥,”梅长苏仿佛已从他的眼睛中读出他心中所思般,面上浮起安然的微笑,轻声道,“你现在明白了吧?很多事,我不能让景琰和我一起去承担。

  如果要坠入地狱,成为心中充满毒汁的魔鬼,那么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景琰的那份赤子之心一定要保住。

  虽然有些事情他必须要明白,有些天真的念头他也必须要改变,但他的底线和原则,我会尽量地让他保留,不能让他在夺位的过程中被染得太黑。

  如果将来扶上位的,是一个与太子誉王同样心性的皇帝,那景禹哥哥和赤焰军,才算是真正的白死了……”

  蒙挚心中百感交集,只能重重地点头,好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虽然他答应过梅长苏很多次不吐露真相,但直到此刻,他才是真正的心悦诚服,将这个承诺刻在了心上。

  梅长苏的目光已恢复宁静柔和,扶着旁边的书案道:“蒙大哥,我说要请你今天跟我一道去靖王府,那是玩笑的。

  要让景琰不起疑心,恐怕要你从他那一边走到我这里才行。”

  蒙挚一时没有听明白他的意思,脱口问道:“从他哪边走?怎么走?”

  梅长苏觉得有些疲累,就近在身旁的木椅上坐下,又示意蒙挚也入座,方缓缓道:“你近来因为内监被杀一案,平白无故被皇上猜疑,两个副统领都被调走,这一切人人都看在眼里,靖王自然也知道你受了委屈。

  我会找机会向靖王进言,让他抓到这个时机多与你来往,把你的手下接收入他的府中关照。

  你也尽量不着痕迹地让他明白你对太子和誉王的反感,以及对祁王的怀念。

  你们原本关系就很不错,等再亲近一点,你就假做无意中发现了他卧房之中的地道入口,逼他不得不向你道出实情。

  此时你再推心置腹,向他表明自己虽然绝不会背叛皇上,但在储位之争中,是可以支持他的。

  靖王素日了解你的忠心,也明白你的偏向,所以一定会深信不疑。

  这地道既然已经被你发现了,他瞒也瞒不住,到时候,就该是你陪着他,走到我这边来让我吃一惊了……”

  “你还真是……”蒙挚不禁笑道,“我看看这脑子是怎么长的,这样一来,我的确是顺理成章就变成你们的心腹了,只是靖王不免要先吓上一跳……”

  “若不是一定要让靖王知道你是我们这方的,以便日后行事,我又何必唱这一出?将来我们就是同一位主君的同僚了,一文一武,也没什么冲突,就算交情再厚几分,靖王也不会奇怪,岂不比找什么报恩的借口更好?”

  “你说的是,就依你的法子好了。

  只是今晚,不能陪你走这第一次了。”

  “今天陪了一天的客,我也乏了,又没什么火烧眉毛的急事,原本就没打算过去的。

  时辰不早,你也该回府了,免得嫂夫人在家为你担心。”

  蒙挚细细觑了觑他的脸色,皱眉道:“眼睑下都是青的,看来你确是过于劳累了。

  地道在这里,今日不走也不会飞掉,好生歇息将养要紧。

  我不吵你了,你快些去睡吧。”

  梅长苏确实觉得倦意浓浓,对蒙挚也不用多加客套,只点了点头,便真的径直回到内室,展被上床安睡去了。

  原本就在内室一张小床上睡着的飞流抬头看看是他,只眨了两下眼睛,便又闭目倒下,也不知刚才那会儿算是醒了还是没有。

  被他这可爱的样子一逗,蒙挚的脸上忍不住绽开笑纹,但又忍着没有发出声音,只细心地为他们又关好门窗,吹灭了桌上的灯烛,这才悄然离开。

  


评论
热度(34)
  1. 再回首名草本命亚梅 转载了此文字
©名草本命亚梅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