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草本命亚梅

微博:名草一路凯歌
本命为亚梅brolin、靖苏诚台凯歌和ggad,欧美圈cp群,音乐剧圈狂热粉,本命为大悲、JCS、魅影和一粒沙

【琅琊榜原著】【靖苏】原著靖苏片段全整理(七)

【第八十二章片段】密室

 

注意:海宴姑娘更到这里的时候,有一段关于靖王人设的话,在这里贴出来。

 【写了那么久的分割线,却很少聊到本文,所以今天想聊几句。

  俺发现有些读者误解了靖王。

  他并不傻,也不单纯,他所坚持的正直与原则,不是因为他不懂得某种东西才坚持的,相反,他很清楚宫廷的黑暗,他也知道什么是心计,他只是不愿意成为其中的一员,知其可为而耻为,既坚持着自己的底线,同时也会听从小梅的建议而予以变通。

  如果他的坚持只是因为不懂,因为单纯,那他也不值得小梅如此珍惜。

  至于有大人认为他这种的会被敌国算计,俺觉得奇怪,除了正直点外,靖王这种的哪里显得比别人更好骗了?他又不是小白,不爱耍心计又不等于没有智慧,小梅跟他沟通事情时明明一点就通嘛,安排他做的事情也做的很好嘛,迄今为止也没见他被谁骗过嘛(不要说他被小梅骗,他在小梅身上是获取了利益的,而且他很清楚小梅绝对有隐瞒着他的秘密,他只是现阶段不想去追查而已,要说被骗,另两个皇子才是纯粹意义上的被骗),可为什么大家觉得他比太子和誉王傻?俺很郁闷……

  另外,在俺的观念中,一个成功帝王最珍贵的品质绝对不是心计,不是斗小聪明。

  堂堂帝范,不应是阴诡之术,最主要的,应是识人,善用,重民,赏罚分明。

  在本书中,俺努力想要传达的,就是这层意思。

 

正文:

这似乎应该是平静的一夜。

  无风,无雨,清润的月色柔柔淡淡的,蒙着一层薄如轻纱的浮云,不会白花花照着窗棂晃人眼目。

  梅长苏睡得非常安稳,没有咳嗽,也没有胸闷到一定要半夜起来坐一会儿。

  这样的阳春季节,是适合安眠的,室内的炭火昨天刚刚撤下,空气异常舒爽,室外也没有夏秋的草虫之声,恬然宁谥,若是一夜无梦到天明,当是一桩清酣美事。

  然而金星渐淡,东方还尚未见白时,飞流却突然睁开了双眼,翻身而起。

  少年没有披上外氅,只穿着雪白的中衣便走到了卧房西北角的一面书架旁,歪着头听了听,这才回身来到梅长苏的床前,轻轻摇着他的肩膀。

  “苏哥哥!”

  除非是昏睡,否则梅长苏一向是浅眠,只摇了两下,他便醒了过来,迷迷蒙蒙间半睁开双眼,伸手按着额头,声音还有些发涩:“什么事啊,飞流?”

  “敲门!”

  纵然是梅长苏一向都能毫无误差地理解到飞流简便话语中的所有意思,但此刻也不由怔了怔,坐起来清醒了片刻才突然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急忙起身穿好衣衫,随意将散发一束,披了件貂绒的斗篷,接过飞流递来的温茶润了润嗓子,顺手又拿棉质布巾擦了擦脸,这才快步走到书架前,用足尖在光滑无痕的地面上穿花般地连点数下,朝西的墙面上现出了仅供一人进出的狭窄通道。

  飞流正准备当先进去,梅长苏却一把拉住了他,低声道:“今天你不来,在外面等苏哥哥好不好?”

  少年露出不情愿的表情,但依然很乖顺地服从了指令,让到一边,梅长苏闪身进了通道,在里面不知怎么触动机关,整个墙面很快又恢复了原样。

  飞流拖来椅子坐下,两只黑亮的眸子专注地盯着墙角,非常认真严肃地等待着。

  梅长苏进了墙道,从怀中取了夜明珠照明,催动机关下沉数尺,来到一条通道入口,转折又走了一段,开启了一道石门,里面是一间装饰简朴的石室,陈设有常用的桌椅器具,安置在石壁上的油灯已被点燃,发黄的灯光下,靖王穿着青色便服,转向缓步走进来的梅长苏,向他点头为礼。

  “苏先生,惊扰你了。”

  梅长苏微微躬身施礼,道:“殿下有召即来,是苏某的本分,何谈惊扰。

  只是仓促起身,形容不整,还请殿下见谅。”

  靖王显然心事重重,但还是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抬手示意梅长苏坐下。

  他凌晨来访,肯定是有疑难之事,但见面出语客套,显然又不算什么火烧眉毛的急事,故而梅长苏也依他的指示,缓缓落坐后,方徐徐问道:“殿下来见苏某,请问要商议何事?”

  靖王拧着两道浓眉,沉吟了一下,道:“说来……这原不该苏先生烦心,其实与我们现在所谋之事无关。

  只是……我实在无人商量,只好借助一下先生的智珠。”

  “苏某既然以主君事殿下,那么殿下的事就是苏某的事,不必说什么有关无关的。

  请殿下明言,苏某或有可效力之处,一定尽力。”

  对他的反应,靖王显然是预计到了的,所以立即回了一笑,顺着他的口风道:“那我就直说好了。

  今天下午我入宫给母亲请安,景宁妹妹过来找我,一见面就哭了一场,求我救她,说是……大楚下月有求亲使团入京,如果父皇同意,适龄的公主似乎只有她了……”

  “与大楚联姻么?”梅长苏凝神想了想,“有霓凰郡主坐镇南境,梁楚之间互相僵持,确实经年未战。

  此时联姻修好,大楚固然为的是腾了手去平定缅夷,但我们大梁也可趁机休整一下近两年来的银荒,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不过既是联姻,自然应该是互通,我们有公主嫁过去,他们也该有公主嫁过来,否则就变成我们送主和亲了。

  大楚若是单为求娶而来,陛下未必会同意,可如果他们提出公主互嫁,陛下只怕有八成会答应的。”

  靖王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立即进入谋士状态的人,叹着气道:“苏先生,我不是想知道父皇有几分可能性会同意,我是想请教,如果父皇同意联姻,有没有办法不让景宁嫁过去。

  你知道的,她有自己的心上人……”

  梅长苏凝目看着自己足尖前方的一小块阴影,看了好久才慢慢才视线转移到靖王脸上:“请问殿下,目前在婚龄的公主有几位?”

  靖王怔了怔,咬了咬牙道:“只有景宁……”

  “亲王郡主,可有未婚适龄,能加封公主者?”

  “……父皇一辈的兄弟,当年继位时零落了些,余下只有纪王、钱王、栗王三位王叔,他们的郡主成年未嫁的,大约还有三四位吧……”

  “明珠郡主,有咳血弱疾,明琛郡主,左足伤跛;明瑞郡主,已剃度出家半年;明璎郡主,似有狂迷之症。

  既是为了联姻修好,你觉得陛下能加封这几位郡主中的谁呢?”

  靖王对宗室女的情况不太了解,但梅长苏既然这样说,自然不会错,心情不由更加沉重,想了半天,突然想起一人,忙道:“我约摸记得,栗王叔家有位明珏郡主,与景宁同年……”

  梅长苏冷冷一笑,“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明珏郡主与先朝太宰南宫家有位年轻人有情,只因临订婚前对方母丧,暂时推后了。

  这件事京城知者甚众,殿下你当时出兵在外,所以才不清楚的。”

  靖王呆呆地听了,面颊上肌肉微跳:“照先生的意思,父皇一旦允亲,景宁当无任何回旋余地了?”

  梅长苏表情漠然,只是在眸底深处藏着些怜惜,语调甚是清冷:“景宁是公主,纵然不外嫁,婚姻也注定不能由己,难道她还没有面对这个事实吗?”

  “话虽如此,斩情实难。关震在我那里也呆了些日子了,确是一个不错的青年,见他们硬生生被拆散,我也不忍心。”

  “关震再好,毕竟出身寒微,又没有赫赫之功可达天听,这‘尚主’二字,怎么也轮不到他。

  景宁公主身在皇家,当知这宫墙之内,能盼得什么情爱?心有所属这个理由,不仅说服不了陛下,还会损了公主清白名声,给关震全族招祸。

  所以这个忙,殿下你帮不了她,请静嫔娘娘多劝慰些吧,且莫说公主了,民间女子又有几个是可以由着自己喜欢来择婿的?”

  靖王长叹一声,“你所说的,我何尝不知?不过景宁哭成那般模样,我实在怜她痴心,想着先生也许会有什么奇诡之计,所以才前来相商。”

  梅长苏瞟了他一眼,突然道:“既然说起这个,殿下你只想到景宁公主么?”

  靖王一愣,显然不明他此话何意。

  “大楚若有公主嫁来,定是嫁给皇子,定不能当侧妃, 殿下细想,会是是何人迎娶?”

  “啊?!”靖王立即听出他言下之意,不由按了按桌面,“先生是说……”

  梅长苏面色凝重地道:“大楚毕竟是敌国,楚国公主中又尚未闻有什么贤名才名高绝如霓凰般的人物。

  陛下疑心一向深重,既然殿下有心夺嫡,娶个敌国公主为正妃,终究不是好事,苏某要设法为殿下挡开这个桃花运了。”

  靖王神色一振,“既然先生有办法为我拒亲,怎么景宁那边……”

  “情况不一样吧?公主中只有景宁适嫁,但皇子中殿下你又不是唯一人选。

  太子与誉王已有正妃,陛下本也不会让他们两位来娶敌国公主,故且除开他两人。

  余下的人中,三殿下虽有些微残疾,五殿下虽闭门读书不闻政事,但他们都是实打实的皇子,也都尚未续弦。

  越是象这样看着与皇位继承根本无关的皇子,才越适合去迎娶。

  所以陛下一旦允亲,定会在你们三个人中间挑。

  定亲之前,必须要先合八字,景宁公主的八字会送到大楚去合,我们无能为力,但大楚公主的八字会送到这边儿来让礼天监的人测合,我倒可以想想办法,让测合的结果按我们的心意走。

  谁娶她都无所谓,只要殿下你的八字与大楚公主不合就行了啊。”

  “怎么,礼天监里也有听命于先生的人?”

  “不能说听命,只不过……有些手段可以使罢了。”

  靖王眸色深深,定定地直视着梅长苏,“苏先生最初入京时,给人的感觉仿若是受了‘麒麟才子’盛名之累,被太子誉王两边交逼而来。

  但如今看来,先生你未雨绸缪,倒是一副有备而来的样子啊……”

  梅长苏毫不在意地一笑,坦然道:“苏某自负有才,本就不甘心屈身江湖、寂寂无为。

  有道是匡扶江山、名标凌烟,素来都是男儿之志。

  如果不是狠下了一番功夫,有几分自信,苏某又怎么敢贸然舍弃太子和誉王这样的轻松捷径不走,而决定一心一意奉殿下为君上呢?”

  靖王将这番话在心里绕了绕,既品不出他的真假,也并不想真的细品。

  梅长苏确是一心一意要辅佐他身登大宝,这一点萧景琰从来没有怀疑过,但对于梅长苏最终选择了他的真正原因,他心中仍然存有困惑,不过在这个时候靖王尚没有多深的执念要寻查真相,毕竟现在正是前途多艰之时,有太多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优先考虑。

  对他来说,这位高深莫测的谋士是他手中最利的一把剑,只要好使就行了,至于这把剑是怎么被煅造出来了,为何会雪刃出鞘,他此时并不十分在意。

  密室不是茶坊,话到此处,已是尽时,当没有继续坐下来闲聊的道理。

  虽然来此的目的没有达到,但靖王本身也明白景宁脱身的希望不大,所以尽管有些失望,却也不沮丧。

  两人淡淡告别,各自顺着密道回到自己的房间。

 

-----------------------------------

 

【第八十四章片段】大楚来使

 

背景:原著中越妃复位与静嫔封妃是同时的。

 

在越妃重得贵妃封号的巨大光环下,静嫔的晋位不是那么引人注意。

  她入宫三十多年,未尝有过失,生有皇子成年开府,得个妃位本是理所应当,只是多年被冷落忽视罢了。

  所以后宫人等,在敷衍般前来祝贺后,依然大群大群地涌向了越贵妃的昭仁宫。

  只有极少数敏锐的人,将年前恩赏中靖王多得的赐礼与静嫔此次晋位联系了起来,预先察觉到似有新贵即将崛起,从而前来极力交好。

  但无论是静妃也好,靖王也罢,母子们都表现出有些宠辱不惊的味道,有礼却又疏远,静妃更是只有礼节性的接待,连贺仪都不收。

  除了朝见皇后时她站的位置有变以外,简直让人感觉不到这次升迁对她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甚至有人认为,她的晋位只是皇帝陛下为了不让越贵妃复位显得突兀而顺手拉来陪衬的。

  靖王的表现与她稍有不同,他深知自己对朝臣们的了解不够,也完全信任梅长苏的判断和决策,所以一直很严格地按照梅长苏所举荐的人在进行结交,所有与他有来往的人他都待以同样的礼节,但正是在这同样的礼节下,却隐藏着微妙的亲疏差别梅长苏心里明白,靖王这样取得人心的方式,需要更长久的时间,但同时,也会有更稳固的效果。

 

---------------------------------------

 

【第九十八章】天牢

 

背景:苏哥哥去天牢看谢玉,夏冬和靖王得知真相。

 

在返程走向通向地上一层的石梯时,梅长苏有意无意地向谢玉隔壁的黑间里瞟了一眼,但脚步却没有丝毫停滞,很快就消失在了石梯的出口。

  他离去片刻后,黑间的门无声地被推开,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出来,走得非常之慢,而且脚步都有些微的不稳。

  前面那人身形修长,黑衣黑裙,乌发间两络银丝乍眼醒目,俊美的面容上一丝血色也无,惨白得如同一张纸一样,仅仅是暗廊上的一粒小石头,便将她硌得几欲跌倒,幸好被后面那人一把扶住。

  两个人出了黑间并无一语交谈,即使是刚才那个搀扶,也仅仅拉了一把后立即收回,无声无息。

  他们也是沿着刚才梅长苏所走的石梯,缓缓走到了一层,唯一不同的是在门外等候着领他们出去的人并不是提刑安锐,而是已正式升任刑部尚书的蔡荃。

  “麻烦蔡大人了。”

  “靖王殿下不必客气。”

  只这两句对话,之后便再无客套。

  一行人从后门隐秘处出了天牢,夏冬头也不回地快步奔离,自始至终未动一下嘴唇。

  在她身后,靖王默默地凝望着她孤单远去的背影,双眸之中却暗暗燃起了灼灼烈焰。

 

---------------------------------------

 

第九十九章片段】 惊心

 

注意:原著没有拜天地,可惜。我非常非常喜欢胡歌王凯对这段的演绎啊,俩人第一场对手戏就那么重,情绪居然那么到位,让人热血沸腾。最后拜天地更是提供高品质mv素材。但原著随便都是糖,够吃了。

 

  回到苏宅后的梅长苏立即上床休息,因为他知道,今天晚上不可能会有完整的睡眠时间。

  果然,刚到三更时分,飞流就依到床边来说“敲门”,他快速起身,大略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形容,哄了飞流在外边等候,便匆匆进了暗道。

  靖王坐在密室中他常坐的那个位置,低着头似在沉思。

  听到梅长苏的脚步声后方才抬起头来,神情还算平静,只是眼眸中闪动着含义复杂的光芒。

  “殿下。”梅长苏微微躬身行礼,“您来了。”

  “看来你好象早就料到我要来。”靖王抬手示意他坐,“苏先生今天在天牢中的表现实在精彩,连谢玉这样人都能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上。

  麒麟之才,名不虚传。”

  “殿下过奖了。”梅长苏淡淡道,“不过能逼出谢玉的实话来,我也放心了不少。

  原本我一直担心夏江也卫护太子之意,身为悬镜司的掌司,他可不是好对付的人,现在既然已可以确认他并无意涉及党争,与夏冬之间也有了要处理的内部嫌隙,我们总算能够不再为他分神多虑了。”

  靖王不说话,一直深深地看着他,看得时间久到梅长苏心里都有些微的不自在。

  “殿下怎么了?”

  “你居然只想到这些,”萧景琰的眸色掠过一抹怒色,“听到谢玉今天所吐露出来的真相,你不震惊吗?”

  梅长苏思考了一下,慢慢道:“殿下是指当年聂锋遇害的旧事吗?时隔多年,局势已经大变,追查这个早就毫无意义,何况夏江并不是我们的敌人,为了毫无意义的事去树一个强敌,智者不为。”

  “好一个智者不为。”靖王冷笑一声,“你可知道,聂锋之事是当年赤焰军叛案的起因,现在连这个源头都是假的,说明这桩泼天巨案不知有多少黑幕重重,大皇兄和林家上下的罪名不知有多大的冤屈,而你……居然只认为那不过是一桩旧事?”

  梅长苏直视着靖王的眼睛,坦然道:“殿下难道是今天才知道祁王和林家是蒙冤的吗?在苏某的印象中,好象你一直都坚信他们并无叛逆吧?”

  “我……”靖王被他问得梗了梗,“我以前只是自己坚信皇兄和林帅的为人罢了,可是今天……”

  “今天殿下发现了这条详实的线索,知道了一些当初百思不得其解的真相,是吗?”梅长苏的神情依然平静,“那么殿下想怎么样呢?”

  “当然是追查,把他们当年是如何陷害大皇兄与林帅的一切全部查个水落石出!”

  “然后呢?”

  “然后……然后……”靖王突然发现自己说不下去,这才恍然明白梅长苏的意思,不由脸色一白,呼吸凝滞。

  “然后拿着你查出来的结果去向陛下喊冤,要求他为当年的逆案平反,重处所有涉案者吗?”梅长苏冰冷地进逼了一句,“殿下真的以为,就凭一个夏江,一个谢玉,就算再加上皇后越妃母子们,就足以谗死一位德才兼备的皇长子,连根拔除掉一座赫赫威名的帅府吗?”

  靖王神情颓然地垮下双肩,手指几乎要在坚硬的花梨木炕桌上捏出印子,低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就算大皇兄当时的力量已足以动摇皇位,与父皇在革新朝务上也多有政见不和,但他毕竟生性贤仁,并无丝毫反意,父皇何至于猜忌他至此……大家都是亲父子啊……”

  “历代帝皇,杀亲子的不计其数吧?”梅长苏深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控制情绪,“咱们这位皇上的刻薄心胸,又不是后来才有的。

  据我推测,他既有猜忌之心,又畏于祁王府当时的威势,不敢轻易削权。

  这份心思被夏江看出,他这样死忠,岂有不为君分忧之理?”

  “你说,父皇当年是真的信了吗?”靖王目光痛楚,“他相信大皇兄谋反,赤焰军附逆吗?”

  “以皇上多疑的性格,他一开始多半是真的信了,所以才会如此狠辣,处置得毫不留情。”说到这里,梅长苏沉吟了一下,“看夏江现在如此急于封谢玉的口,至少最开初聂锋一案的真相,皇上是不知道的。”

  靖王看着桌上的油灯,摇头叹道:“不管怎么说,若不是父皇自己心中有疑,这样的诬言,只须召回京中便可查明,又何至于……只恨当时我不在国中……”

  “幸好殿下你不在国中,否则难免受池鱼之灾。”梅长苏神色漠然,“此案虽由夏江引起,最终却是皇上处置的,殿下想要平反只怕不易。

  不如听苏某一劝,就此放开手,不要再查了。”

  靖王站起身来,在室内踱了几圈,最终停下来时,脸上已恢复了宁静,“先生所言,固然不错,但我若真的就此放手,世上还有何情义可言?谢玉所说的,不过是一个开端,后面是怎么一步一步到那般结局的,我若不查个清楚明白,只怕从此寝食难安。

  我素知先生思虑缜密,透察人心,要洗雪这桩当年旧案,还请为我出力。”

  梅长苏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轻声道:“殿下可知,如果皇上发现殿下在查祁王旧案,定会惹来无穷祸事?”

  “我知道。”

  “殿下可知,就算查清了来龙来脉,对殿下目前所谋之事也并无丝毫助益?”

  “我知道。”

  “殿下可知,只要陛下在位一日,便不会自承错失,为祁王和林家平反?”

  “我知道。”

  “既然殿下都知道,还一定要查?”

  “要查。”靖王目光坚定,唇角抿出冷硬的线条,“我必须知道他们是如何含冤屈死的,这样将来我得了皇位,才能一一为他们洗雪。

  只为自己私利,而对兄长好友的冤死视而不见,这不是我做得出的事,请苏先生也不要劝我去做。”

  梅长苏咽下喉间涌起的热块,静静地在灯下坐了一会儿,方才慢慢起身,向靖王躬身施礼,沉声道:“苏某既奉殿下为主,殿下所命一定遵从。

  虽然事过多年,知情者所余不多,但苏某一定竭诚尽力,为殿下查明真相。”

  “如此有劳先生了。”靖王抬手虚扶了一下,“先生如此大才,景琰有幸得之。

  扳倒谢玉之局,实在是环环相扣,令人叹绝。

  我虽未亲睹,亦可想见当日情势是何等的紧张。

  太子现在失了强助,正在惶惶之时,先生打算让誉王乘胜追之吗?”

  梅长苏摇了摇头,“不,我会劝誉王稍稍放手。”

  “哦?”靖王想了想,登时明白,“可惜誉王不会听。”

  “当然我也不会狠劝,略说一句,他不听就算了。”梅长苏狡然一笑,神情甚是慧黠。

  “人在顺境之中,总难免有些头脑发热。

  太子被逼到如此境地,父皇定会回护,誉王若是不能见好就收,只怕要碰个大钉子。”靖王仰首想了想,“父皇迟迟不处置谢玉,大概也不仅仅是因为夏江在从中斡旋吧?”

  梅长苏笑赞道:“殿下自从开始用心旁观后,进益不小。

  说不定再过个一两年,就不再需要我这个谋士了呢。”

  “先生说笑了。谋策非我所长,这点自知之明是有的。”靖王随便一挥手,又问道,“先生真的要保谢玉活命吗?”

  梅长苏淡淡道:“我只管帮他挡挡夏江的人,其他的我就不管了。”

  “其他?”

  “夏冬不是吃素的,这个杀夫之仇,她不能明报只怕也要暗报……”

  “可是这个杀夫之仇,也不能都算在谢玉的身上。”靖王面露同情之色,“夏江毕竟是她师父,这场孽债,不知她会怎么算……”

  “多年悬镜使生涯,夏冬自有城府,当不似她的外表那般张扬。

  她越是信了谢玉的话,就越不会去质问夏江。

  我最希望她能将此事放在心里,日后于殿下定大有用处。”

  靖王知他深意,点了点头。

  日后若真有可以为祁王平反的那一日,由聂锋遗孀出面鸣冤,当是一个最好的开端。

  不过在那之前,积蓄力量确保能拿到至尊之位,那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此节,靖王强自收敛心神,暂且抛开因聂锋案的真相而带来的悲怒情绪,开始与梅长苏讨论起朝堂上的政务来。

  由于多年耽于军旅,对于民政的不熟悉是靖王的一大弱点,为此梅长苏物色了许多理政好手,制造机会让靖王与他们相识相熟,从而学习治理民政的知识和方法。

  每次密室见面时,两人也会针对具体的事例进行详尽的讨论,常常会不知不觉谈到天亮。

  应该说,靖王与梅长苏之间的关系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现在总算是渐入佳境。

  昨天朝堂之上刚刚廷辩过在各地设铁矿督办以及统一马政两项大事,靖王是领兵之人,对于武器锻造和战马供应见解颇深,可因为朝堂上他必须谨守低调,发言不得不以精而少为原则,一肚子话没有能够全倒出来,此刻没了顾忌,当然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更难得梅长苏竟能跟得上他的思路,有些理念甚至不须沟通就很契合。

  靖王说到酣畅处时,本不觉得,直到谈话接近尾声了,他才心生讶异,问道:“先生虽有麒麟之才,但毕竟是江湖出身,怎么对军需之事如此熟悉,倒象是打过仗的……”

  梅长苏微微一怔,自悔方才有些忘情,但面上并未露出,而是不在意地一笑:“说句俗语,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路吗?我们盟内也常收些除役的老兵,你别小看这些身经百战的士卒,他们着眼点不一样,很能开阔视野。

  到京城后托飞流的福认识了蒙大统领,竟是出奇地谈得来,好些事情都是向他请教的。

  不过说到底这方面我学得杂七杂八,不成个体统,只怕有些话让殿下见笑了。”

  靖王也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深想,见他谦逊,忙道:“哪里,先生的见解甚是精辟,让人敬服。

  看来先生之才竟不可单一而论,让景琰刮目相看。”

  梅长苏欠身回谢,心中已起谨慎之意,不愿多说,便道:“沙漏将尽,殿上还要早朝,不如回去休息一下的好。

  虽然您是军人筋骨,但也不能打熬得过分了。”

  靖王此时还不感疲累,但见梅长苏眼下已有青影,知他的身体可不能跟自己一概而论,于是立即起身,说了两句道别的话,便开了密室中通向靖王府方向的石门,干干脆脆地走了。

  


评论(11)
热度(42)
  1. 再回首名草本命亚梅 转载了此文字
©名草本命亚梅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