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草本命亚梅

微博:名草一路凯歌
本命为亚梅brolin、靖苏诚台凯歌和ggad,欧美圈cp群,音乐剧圈狂热粉,本命为大悲、JCS、魅影和一粒沙

【靖苏】典当(7)(他们一个即将失去灵魂,一个已经失去爱情)


失踪一周一定不算失踪人口,撒狗血的开端


典当(1) 典当(2) 典当(3)    

典当(4) 典当(5) 典当(6)


38.

靖王将梅长苏介绍给自己的一干亲信时说道:“这位是苏哲苏先生,同本王相交甚厚,你们待他要如同待我一般。”

众将偷偷觑着自家殿下面上掩不住的笑意,忙将原先对白面书生那点蔑视之意藏得妥妥帖帖,一点儿不敢往外露,恭恭敬敬地行礼道:“苏先生有礼了。”

梅长苏见着几个熟面孔,内心也有些激动,温和地拱手作揖道:“众位将军有礼了,苏某初来乍到,有不合规矩之处,还请诸位多担待。”

这几位将军是心思率真之人,见他态度这样和善,便也生了几分好感。

当天晚上,梅长苏自掏腰包,费了百八十两银子,给靖王带出来的一百多个人置办了一顿好酒好菜,一下赢了人心。

 

这样大一笔开销,江左盟的人肉疼得没吃好饭,生怕自己吃多了这帮军爷还得加菜。

梅长苏骂他们小气,黎纲嘟嘟囔囔道:“宗主你这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就这一顿饭,够廊州四五户乡里人家一年多的花头呢。”

靖王在一旁听了便笑道:“如此当真要多谢你们江左盟了。黎舵主莫见笑,我采邑贫薄,少有恩赏,能贴补上克扣的军饷棉衣便不错,极少有机会像这样替兄弟们加餐饭的,你们初来乍到便这般威风恤下,众将士心中必定感念。”

黎纲同梅长苏开玩笑惯了,只是随口抱怨抱怨,并非真心怨怼,没想到惹来靖王这样一篇话,后悔不叠,忙告罪道:“属下说错话,还请殿下不要怪罪。”

靖王冲他摆摆手,以示无妨。

 

梅长苏知他过得苦,叹口气道:“你的兵跟着你四处征战,咱们哪怕自己过得节俭些,也不能苦了他们。朝廷的粮饷是等不来了,眼看着要过冬,先给兄弟们置办新衣吧。”

提起这事,靖王便怒从中来,恨恨道:“请旨催发粮饷的三道折子递上去四个多月,半点音讯也无,不是省台的人给扣下来,便是陛下他……”

“殿下慎言。”梅长苏略略沉吟,对黎纲道:“明日到票号去取五百两银子来,先给弟兄们做冬衣。”

黎纲深知普通军士的苦楚,忙答应着张罗去了。

 

-----------------------------------------

 

39.

靖王亲兵当年同赤羽营亲如一家,他自然不与梅长苏客气,只端起酒杯道:“大恩不言谢,我替前线将士敬苏先生一杯,也敬江左盟高义。”

梅长苏见状暗喜,便借机正大光明地举了酒杯,刚要入口,却被靖王眼疾手快地拦了下来。

苏先生一肚子不高兴,恶向胆边生,正要据理力争,却见靖王皱着眉冲他身后使眼色。

梅长苏咯噔一下,心里叫苦,战战兢兢扭头一看,果然是一张褶子脸黑成平底锅的晏大夫,瞪着他便骂道:“一时看不住便偷酒喝!你喝这一口,今晚我这把老骨头又要陪你熬一晚上!”

“您老放心,我定会好好看着他,耽误不了您休息。”靖王好言好语地赔笑道。

梅长苏在景琰跟前任意妄为惯了,兴致上来便忘了医嘱,此时也有些后悔,只得讨好地笑道:“晏大夫,您可别生气了,是我错了,再不这样了,您别生气,生气伤肝呐……”

晏大夫重重哼了一声,大摇大摆地走了,留下二人面面相觑。

靖王低着头,笑得肩膀一抖一抖。

“别笑了!不许笑!”梅长苏被人看了笑话,气得不行:“有什么好笑的。”

“小殊……哈哈哈哈哈……”靖王笑得喘不上气,悄声说道:“你还真是……没怎么变呐……”

 

--------------------------------------

 

40.

两个多月下来,明眼人都能看出自打那位病歪歪的苏先生来后,好几年没笑过的靖王殿下每日心情皆是艳阳高照,神色不复往日冷硬孤寂,言谈间更如春风化雨,与同样俊逸儒雅的苏先生出双入对,将驿栈里操持细务的一干小丫头俏媳妇迷得是神魂颠倒,日日趴在栏杆上偷看这二位青年才俊,大胆些的还往楼下扔手绢香袋儿等物。

 

那日清晨,二人正要去赶早集看热闹,用膳偏又误了时辰,急匆匆要出门时,一方染香带露的绣帕,却直直落到了靖王头上。

那伶俐丫头俏生生道:“殿下好俊的模样,小女子们爱得很呢!”说罢同姐妹们笑成一团,一溜烟跑了,闹得一向面目冷峻、不苟言笑的靖王脸唰一下红到耳根,握着那绢子讷讷不语,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站岗的兵士们憋着不敢笑,心里却都喜滋滋的,眼睁睁地看着莺莺燕燕取笑他们殿下,靖王也并不怪罪,便不忍叱骂驱赶,反倒贪看起来。

 

-------------------------------------------

 

41.

梅长苏在一旁掩着口笑得打跌,结果一口气没喘好,倒咳得死去活来。靖王忙扔下手帕去给他抚背顺气,皱着眉说道:“瞧瞧,叫你笑话我,这下可是遭报应了。”

梅长苏好容易缓过来,依旧憋着笑,忍俊不禁道:“不曾想你这不解风情的水牛也出息了,我这般丰神俊朗,你竟把我给比下去了!后生可畏哪……”

话未说完背上便挨了极轻的一掌,靖王没好气地瞪他一眼道:“你倒会占便宜,瞎用的什么词,兄长我可还比你年长两岁呢。”

梅长苏眯着眼威胁道:“你说什么?”

靖王忽然得意地笑起来,眉飞色舞地说道:“苏先生同本王甚是投契,从此便与我兄弟相称,贤弟快唤声兄长来听听。”

“好你个萧景琰!学的谁脸皮这样厚,还学会摆哥哥谱了?这些年真长本事!”梅长苏一点都不想再来个蔺晨式的兄弟,卷起手中的书不由分说便对着靖王乱拍一气以泄愤,也好将没事呛人的水牛扼杀在摇篮之中。

 

------------------------------------------------

 

42.

靖王为哄他高兴,一壁佯装躲着,一壁担心他费力气,闹了一阵,见梅长苏又微微咳喘起来,便制住他的双臂,换成半扶半抱的姿势,收起笑容正色道:“可不能再闹了,如今不比从前,自己心里要有数。”

许是他们靠的太近,萧景琰贴着他身子的掌心传来令人心安的热度,又烫得让人发颤,语气也太过亲昵,反正什么都……梅长苏愣了愣神,竟有些不自在起来。

从前怎么没发觉景琰的声音这样……低沉悦耳……心里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等等!这都是在想些什么?梅长苏悚然一惊,只觉得脸上滚过一阵热气,烧得他心慌意乱,越发腿软如绵,几乎站立不住。

 

-----------------------------------------

 

43.

靖王感觉到怀里的人越来越沉,想必是支撑不住,正后悔同他撕闹,却见梅长苏半晌没说话,只怔怔望着他,眼中神色复杂,一瞬又像被烫伤似地别开脸,头垂得低低的,苍白的面容上泛过一丝红晕。

他不明所以,以为梅长苏累着,忙道:“可是不舒服,看你脸都红了,还冒冷汗,别是发烧了吧。”说罢转头冲战英道:“快去请晏大夫。”

“别……别请。”梅长苏讷讷道:“我没什么事。”说罢挣开他,急匆匆地就要出门。

靖王忙追上前拉住他:“要么先别逛了,那金街什么时候去不得,歇了中觉再去也是一样的。”

梅长苏失笑:“起了个大早想要赶庙会,晌午一过,四方乡民都回家去了,什么好东西都淘不着。”

“城里也不是从此就不办庙会了,过个七八天再去也不打紧,咱们今日耽搁了这些时候,金街必是人山人海,回头别给挤出毛病来。我带你去湖边安安静静散散闷,便回来休息罢。”靖王见他心不在焉,越发担心起来。

 

梅长苏一想,同景琰湖边漫步,说说笑笑,倒真是一片岁月静好的模样……

呸呸呸!打住!他被闪进脑中的画面吓得头皮发麻,又惊又怒,不由得又打了个寒战。

靖王见他神色不豫,越发摸不着头脑,问道:“你还好吧?我方才说的话你究竟听见没有?”

“我累了。”梅长苏咬牙切齿地说着,看也不看靖王一眼:“补个回笼觉。”说罢便转身上了楼,倒很是有落荒而逃的架势。

靖王无言地看着自家兄弟一惊一乍的样子,也不知他搞什么把戏,便也丢开手,只嘱咐手底下的人好生服侍便罢了。


典当(8)


评论(8)
热度(59)
©名草本命亚梅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