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草本命亚梅

微博:名草一路凯歌
本命为亚梅brolin、靖苏诚台凯歌和ggad,欧美圈cp群,音乐剧圈狂热粉,本命为大悲、JCS、魅影和一粒沙

【靖苏】《典当》(17)

典当(1)典当(2)典当(3)典当(4) 

典当(5)典当(6)典当(7)典当(8)

 典当(9)典当(10)修改版本

典当(11)典当(12)典当(13)典当(14)

典当(15)典当(16)

82.

晚间用了膳,甄平端水来替他擦洗沙尘,边境水源不足,洗澡奢侈,也就只能擦身应付了。刚洗一会儿,门外便传来一阵马嘶蹄乱声,想必是靖王回来了。

萧景琰灰头土脸地进了门,见甄平端着水正要倒,忙止住他:“等等,先让我洗把脸。”

甄平行了礼,笑道:“靖王殿下,这水用过了,让阿吉替您打盆干净的吧。”

“无妨,我净手罢了。”靖王毫不在意地就着水搓了手,水色顿时浑浊不少。

梅长苏倚在门口笑话他:“您这是几日没碰水了?又脏又臭的,叫花子都比您干净些。”

“这两三天去山里打猎,没顾上。”靖王不以为意地胡乱甩甩手,故意将水珠全甩到梅长苏新换的干净衣裳上,惹来一声怒吼:“萧景琰!”

靖王连连讨饶,笑得直不起腰,梅长苏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你可真是学坏了。”

阿吉早端了干净的水和热毛巾候在一旁,靖王进屋褪下一身脏兮兮的铠甲,草草梳洗一番,方才去找梅长苏聊天。

 

“你今日感觉如何?”他忧心忡忡。

“天气这样热,我又天天养着,能有什么事?你也变得婆婆妈妈了。”梅长苏笑道。

靖王抿了抿唇,犹豫着说道:“小殊,要么还是先护送你回廊州吧。”

梅长苏的神色一瞬不辨喜怒,淡淡道:“谁同你告状了?”

“还能有谁?”靖王摇头叹气:“荀大夫憋了好大的火,同我抱怨了半个多时辰,历数你的种种劣迹,恨不得撒手不管呢。”

“我挺好的,这身子要恢复成从前那样是不可能了,再坏却也坏不到哪儿去。”梅长苏不以为意:“我都听话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你们还想赶我走?”

靖王见他面露不快,忙解释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在这儿我自然是高兴的,不过担心你身子受不住罢了。”

梅长苏这才露出些笑意:“杞人忧天。”他顿一顿,似是想起什么烦心事,晦暗不明地说道:“我能活多久,你该比我清楚才是。”

靖王心头一阵狂跳,勉强稳下心神,若无其事地干笑两声:“小殊,我听不明白。”

那人淡淡睨他一眼,也不说话,靖王心里有鬼,更是一声不吭,气氛一时间冷下来。

 

梅长苏心底暗暗叹口气,还是放过了他,舒展眉目道:“罢了,不说这个。我有正事同你商量。”

靖王松口气,忙振作精神,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来。

“蔺晨找到璇玑公主的行踪了。”梅长苏冷笑道:“能逃出大梁国境,藏匿在北燕四皇子府上,当真好本事!”

靖王闻言,神色已是狠怒,咬牙切齿道:“哼,好个滑族余孽,构陷祁王府与赤焰军,纵是死上千百遍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我已派人暗杀,她活不过半年!”白衣谋士目光毒辣,吐语如刀:“我要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靖王双目赤红:“我能做什么?”

梅长苏定定望着他,伸出手覆在他的手上,靖王迅速回握,用力得有些发疼。

“一个月后,北燕会遣使入京,待他们离开,我会随行赴燕地。”梅长苏直视他一瞬收紧的目光,铮然道:“景琰!别拦我。”

“北燕使团凭什么让你随行?”靖王声音发颤,手攥的更紧。

“使团里有卧底多年的赤焰旧将,带一个新买的乐师回国不会引人注意。”

“谁跟着你,护你周全?”

“江左盟弟兄已就位。”

“此去意欲何为?”

“我已决意投入六皇子麾下,要助他上位。”梅长苏稳稳回答:“此次前去只为替他扳倒常氏兄弟,下一纸投名状。”

“常棣常秾?”靖王皱眉,这两个人再熟悉不过了,他们是北燕四皇子的一双爱将,就伫立在三百里外的边城建贞,对大梁领土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咬下萧景琰的一块肉。

“所以景琰,我要你帮我。”梅长苏眉眼中闪过热烈与激动:“逼他们出兵,诱他们陷入包围圈,歼灭建贞城主力,然后……”

“然后,放跑他们。”靖王淡淡道。

 

梅长苏愣了愣:“是,是放跑他们。可是,你是在生气么?”

靖王避开眼神,收回了手:“我如何生气,你有你必须要做的事,我除了帮你还能如何。”

“景琰……我不是故意瞒着你……”梅长苏有点心虚。

“如果不是要我出兵,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去北燕的事?”他看起来灰心、冷漠,甚至有些厌烦。

梅长苏看着他发呆,慢慢支吾道:“我一直待在你身边,本就没打算瞒着你……”

 

靖王的心情在那一瞬变得很差。

林殊多了个坏毛病,总爱赶在最后一刻宣布自己的决定————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只是单纯告知一声而已。

萧景琰觉得委屈、愤懑、不满,以及不被亲密之人信任的失落。

他为表达这种深层的感觉已是十分努力,可只会产生于情人之间的情绪,没有爱情的萧景琰,根本无法表达。

所以梅长苏看到的,是一张写满了冷漠、失望与厌恶的脸,而他的面色也在看清的那一霎变得煞白,整个人摇摇欲坠,被伤得手都在发抖。

他知道萧景琰在生气,只是没想到他气得这样厉害,是恼他不把全盘计划告诉他,还是对他耍弄的阴诡手段感到不屑与鄙薄?他不敢告诉萧景琰,实在是怕他对自己失望……林殊变成一个玩弄心机的谋士,等景琰真正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还能用从前的目光看他吗?

 

靖王猜到他误会了,他心里清楚得很。他想要抚慰他,想将他拥在怀中,温和地啄吻他的鬓角————偏偏他就是做不到。

而梅长苏也从靖王的脸上得到了答案,他苍白着脸垂下头,将颤抖的指尖缩进宽大的衣袖,心底一片荒凉。

 

-----------------------------------------

 

83.

蔺晨带着飞流在雁荡山游玩的时候,碰上了一个奇怪的女人,她一直打量着飞流,笑得意味深长,让凭空涌起一股护崽之情的蔺晨感到很不舒服。

偏偏这个女人神出鬼没,怎么甩都甩不掉,蔺晨当即决定,先回琅琊山再说。

邪门儿的是,进入南楚边境地带,她居然在大路上迎面走来,冲他们温和一笑。而一向不爱同蔺晨亲近的飞流满面惶恐,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吓得瑟瑟发抖,问这孩子怎么了,他也磕磕绊绊说不出话来。

看到自家小飞流吓成这样,蔺晨特别生气,同时觉得这事诡异得可怕。

 

终于,等到他们在一个茶肆内再次遇到这个女人时,忍不住扇着扇子过去找人谈话了。

“这位姑娘?”他挑着眉毛媚眼横飞地说道:“这一路跟着我们,有什么事吗?您这鬼鬼祟祟的,可把我儿子给吓着了呢。”

那女人毫不在意他的无礼,微笑道:“公子这样年轻,孩子倒长这么大了。”

蔺晨厚着脸皮道:“年少便多情嘛。”

“哦?”女人歪了歪头,仿佛忍俊不禁:“可我见过这孩子的父亲呢,他如今看着可是不小了。”

蔺晨眸中一凝,不动声色道:“这我可就听不懂了,姑娘还是我们家小子的旧识?”

“少阁主。”女人幽幽道:“不必对我这样戒备,我是来帮你们的。”

闻言蔺晨冷笑:“是友非敌,何必遮遮掩掩,先报个身份。”

“我叫阿精。”女人缓缓说道:“是第八号当铺的……曾经的女主人,你的朋友梅长苏,就是我的客人之一。”

当铺,女人,八……

蔺晨心头一片雪亮。

“阿精姑娘,我对你可是很有兴趣了。”他笑得意味深长:“可愿意随我琅琊阁一游呀?”

“荣幸之至。”阿精欣然点头。

评论(6)
热度(90)
©名草本命亚梅
Powered by LOFTER